抗疫战场上,有一群福尔摩斯般的“病毒捕手”

来源:网络整理  编辑:admin   时间:2020-03-23 19:30

他们是一群不为人知的“病毒捕手”,每天像福尔摩斯一样破案,抽丝剥茧不放过每一个细节;

他们剖析每一个病例是如何感染的、接触了哪些人;

他们精心排查疑似病例,必要时甚至要识破患者的隐瞒……

抽丝剥茧,排查如破案

“李先生,你从厦门回攀枝花后,又去了哪些地方?做过些什么呢?”

穿着厚厚的防护服,推了推眼镜,四川省疾控中心流调人员周兴余问。

“没去哪儿,就一直在家,都说过很多次了嘛。”

对面的确诊患者李先生有些不耐烦地回答。

“你再仔细回忆一下,如果你没出去过,怎么会你们家亲戚这么多人都确诊了?”

周兴余继续追问,不放过一点线索。

“你们是不是出去聚餐了?还去过哪些地方?”见对面的李先生不为所动,周兴余试探性地问。

李先生眼神有些飘忽,口罩遮住了脸上真实的表情。“你大姐夫、大舅子都说了当天你们不仅聚餐,还去K歌了,你再好好回忆一下……”见李先生有点松动,周兴余趁机追问。

对面的李先生禁不住一再追问,终于详细说出了当天去过的地方,周兴余连忙仔细记录下来。

1月29日,在攀枝花,周兴余进入隔离区与确诊患者面对面交谈了3个小时,全面掌握了该患者的活动轨迹,并立即对与其密切接触过的人群进行隔离观察。

“了解患者的活动轨迹,一般有两种方法:打电话、面对面。因为患者特殊,打电话有局限性,一旦患者挂电话,就会影响调查进度,扩大感染传播链。关键时刻,必须要冒险。”周兴余说。

像是福尔摩斯破案一样,四川省疾控中心新冠肺炎应急处置流调(密接)组全体成员,自疫情发生以来,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,从早到晚开启“破案”模式。

流调小组正在讨论分析案例。本文图片均由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董小红摄

“通常一个案例我们至少要询问2个小时,多的问上几天也是有的。”四川省疾控中心新冠肺炎应急处置流调(密接)组副组长袁珩说。

流行病学调查小组要把每一个确诊患者发病前14天的行踪轨迹摸得清清楚楚,去了哪里、接触了哪些人、到过哪些人流密集地方,甚至隔壁桌坐了哪些人、路过哪些街道、路上跟谁打过招呼、聊了多久……这些细节都要了解得越详细越好。

“有的患者记性不好,说不出一些细节。比如,我们遇到的一些患者,会忘记自己是哪天发病的,他们会记得自己症状比较明显的日子,但实际上,早在这之前,他就已经有轻微症状了。”袁珩说。

遇到类似情况,他们需要非常关注,必须要刨根问底,很多时候,还要多方查证,一定要搞清楚患者真正出现症状的时间,才能顺藤摸瓜,摸排出密切接触人员。

流调小组成员正在分析案例关系网。

海量数据,绘制关系网

“把时间点一个个链接起来,把所有密切接触者追踪到,不能漏掉一个人。这就像在海量数据中,编织起一张关系网。”袁珩说。

拿到详细的患者轨迹数据信息后,接下来就是高强度的分析。

一张长桌前,十几个流调小组的组员戴着口罩,面对面坐着,他们每天要在这个房间里处理收集回来的海量数据,对患者的关系网进行分析。

两面比人高的支架式写字板上,密密麻麻画着确诊病例的关系图谱,以确诊病例发病时间为中心,向外呈放射线状,画出一张张关系网络。

“就像拼拼图一样,把患者的轨迹信息摆出来,大家提出问题,拼出最完善的轨迹关系网,筛选出需要找出的密切接触者。”袁珩介绍着他们的工作流程。

排查一个病例,往往需要反复查证、不断询问,此后,经过分析的数据,会凝练成一条条患者轨迹线,并最终为采取相应措施提供依据。

2月7日成都新发布的《关于加强元宵节期间群体性聚餐活动管理的通知》中提到,“原则上,应禁止2个以上(含2个)家庭参与的群体性聚餐活动”,将家庭聚餐防控措施“升级”。

猜你喜欢